日本人的關機道德—吳淡如

廣告的強力促銷、商品推陳出新,現在沒有手機的人,快成為絕種動物
了。據一項調查顯示,十六歲以上青少年,幾乎八成都有手機,有人甚至
擁有多個手機和門號,多到自己都忘了有幾個的地步,連台北市的小學生
也人手一機,家長樂觀其成,以為這樣才方便調查行蹤。

十年前開始流行趨勢預報,但是幾乎沒有任何靈敏的「趨勢預言家」預言
到這種情況。五年前,只有有錢人才付得起手機費用,有特權的人才能快
速申請到門號配額,現在,有了預付卡,連門號都可以用完就丟,「一元
手機」到處都是。

任何現象與物質都沒有絕對好與壞,都是使用者的品德左右它的好與壞。

日本的行動電話系統,獨樹一格,一到這個國家,幾乎只有在該國購買
的手機與門號才能接收到訊號。這一次我一個人抽空到日本自助旅行,為
了方便,本來想辦一支手機。後來發現,在日本用手機並不是那麼方便。
為什麼呢?

因為日本人已經開始全體動員,遵守手機使用道德了。

坐新幹線,可以很明顯的在車廂中看到許多標記,我坐的車廂除了禁
煙,也有請大家不要使用手機的警訊。日本有許多到處洽公的上班族,他
們必須靠手機隨時報告行蹤或掌握客戶,既不能關機,又不好開機,怎麼
辦呢?

以坐我旁邊的中年男子為例吧。他把手機開成震動式,一接到電話,
還沒來得及低聲「摩西摩西」,就對我低頭作揖,好像做錯了事一樣,接
著就快步跑到車廂與車廂的連接處,兩個小時的車程中,他像一隻忙碌的
螞蟻一樣謙卑的跑來跑去,然後索性就沒有回來了,我想,他實在很怕打
擾到本車廂的乘客。

  這種手機美德,和我們在台灣看到的狀況真有天壤之別啊。任何的一
種鈴聲,都可能打擾到一個快要進入夢鄉的人。但是,在我們的火車中,
平均三到五分鐘,就可以聽到亙耳的鈴聲,自從手機如此流行之後,大概
沒有人可以利用坐火車的時間,好好閉目養神吧,除非他的神經比水管還
要粗。

這是手機的錯嗎?不,當然是使用者的問題。

我發現在日本不須辦手機,因為能接收的地方很少,幾乎只有在大馬
路上。而在大馬路上,國際電話並不難找。不只是在乘坐火車的時候會看
到不許用手機的警語,日本的一般餐廳多半也禁用手機,很少聽到手機此
起彼落的尖叫,就算要接電話,也絕對不會聽到有人以高亢的聲音說:
「聽不清楚,喂、喂,大聲一點‧‧‧。」更不會有人用手機聊天,把陌
生人都當成關係人,因為周遭的人都關心他的談話內容般的高談闊論。

 表演場所或集會地點更不用說了。這些場所為了防止有人忘了關手
機,都會裝設反接收器,根本別想在廳堂內收到電話。

  而我們呢?所有從事表演藝術或演講或當老師的朋友,都有相同的困
擾,他們總被不時響起的鈴聲打斷了情緒,就算是事先宣佈,請關機,總
還是會有「痞子」犯規,有時正演到傷心處,鈴聲劃破寂靜,大家真是
「情何以堪」,有人還屢勸不聽,好像急著提醒大家,我有手機喔。

  痞子,可是有男有女。有一回我與朋友聽某教授愛樂講座,後排有個
女士,根本就沒在聽講,不斷的把電話給所有的朋友:「喂,我在誠品聽
愛樂講座哦。」她講了幾遍之後,我的朋友忍不住了,對她說:「妳可不
可以不要妨礙大家的聽覺?」她才住嘴。

  對於這樣的人,我十分不能理解,然而類似情事常常發生。有一回,
電視錄影錄到一半,現場有位年輕觀眾的手機響了,中斷了錄影,主持人
愕然,他還大方接電話,一點也不怕眾目睽睽。我真的不懂,他是在什麼
樣的教育下長大的。

只有尊重別人,人家才會尊重你。

 還好每次看電影的時候,都會有某家電信公司提醒人們:關機是一種
美德。我為他們的商業良心喝采,那無疑是最有用的廣告,說出了大多數
觀眾的心聲。手機的鈴聲透露的不只是「有人在找妳」,其實更說明了
「有人會看妳」,牽涉到一個人的修養與品性。一個完全不怕鈴聲打擾到
別人的人,暗示著他也不怕成為打壞一鍋粥的老鼠屎。

一個懂得不妨礙他人自由的人,對自己的手機會有警覺性和自制力。

  我很想建議年輕女孩,端看男孩如何對待手機鈴聲,就可以判斷他會
不會尊重妳。人性有它「一以貫之」的地方,不會尊重他人、不顧慮到他
人存在的人,不會真的尊重妳。說要為妳摘星星,不過在哄妳呢。
據最新公布的資料顯示:台灣的行動電話門號已超過一千七百萬個,
以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來說,持機率是亞洲第一,相信在全世界也應名列
前茅。當然持機率愈高,代表這個國家在物質生活上愈優越,但這就表示
這個國家愈文明嗎?

在台灣,行動電話的使用已接近氾濫,除了法律規定不得在飛機上及
開車時打電話外,電影院、音樂廳、餐廳、會議場所、演講會中,隨時可
以聽見電話響。這種文明社會所不能接受的粗魯行為,在台灣卻早已見怪
不怪。

是總統打來的吧?

無視旁人外賓側目不久前,在公車車廂上看到某家行動電話業者打出
的廣告竟然是「教室變成聊天室」,藉以宣揚該種手機可以在上課時供學
生私下傳遞訊息之用;我一直「誤」以為教室是用來聽老師授課的。身為
禮賓司長,我看到太多因行動電話使用不當,而在外賓面前失禮的例子。

五二零就職大典時,陳總統接受某國總統的祝賀,雙方交談時,我外
交部某陪同官員的手機突然大響,雖然馬上關機,但兩位總統的談話因此
遭到干擾,外國總統還特別轉頭看看是誰的手機。

今年三月時,布吉納法索總統龔保雷來華訪問,陳總統特別在高雄舉
辦國宴以示歡迎。國宴中,兩位總統分別致詞時,居然都聽到行動電話的
響聲。

日前呂副總統設宴款待一位來訪的外國貴賓,就座後,呂副總統首先
介紹我國陪客,剛介紹到我們一位極資深官員時,他面前的大哥大突然響
起,這位官員不但沒有立即關機,反而拿起來就講話,同時站起來邊講電
話邊走了出去,讓在座的中外貴賓個個目瞪口呆。

坐在我一旁,他們的禮賓官靠過來,消遣我說:「一定是你們總統打
來!」(不然誰敢在副總統宴會桌上接電話)

在一次歡迎外國總統的軍禮典禮上,我國元首正在致詞,一位參加典
禮的我國高官的行動電話卻在此時響起。同樣的,他不但沒有馬上關機,
還打開來說了幾句話,讓在場的訪賓及駐華使節人人側目。

這在台灣正常嗎?

總統演講照打不誤數年前美國幾位剛卸任的部長級官員到外交部,與
當時的胡志強部長舉行工作午餐,席間一位民意代表的大哥大響了四次,
每次都因為他講電話而中斷了會議的進行,坐我身邊的外賓忍不住問我:
「這在台灣正常嗎?」

另一次則是,美國前總統卡特來訪發表演說,演說開始,一位市議員
姍姍來遲,跨過一排人坐到我旁邊的空位,不久手中行動電話響了,她低
下頭開始講話,旁邊的來賓實在忍無可忍,紛紛用手指戳她,要她閉嘴。

去年底薩爾瓦多共和國總統佛洛雷斯來華正式訪問,並安排前往立法
院發表演講,那天立法院來了約二分之一的委員。在佛洛雷斯總統短短三
十分鐘,包括翻譯時間在內的演講中,雖然絕大多數在場的委員都專心聽
講,但還是有委員遲到、早退、聊天,更有人雙手高舉著報紙看報,不過
最不可思議的是,演講中委員們的行動電話響了二十多次,這還不包括振
動式來電以及打出去的電話。那一天佛洛雷斯總統在台上演講時,隨時都
有二至三位立委在講大哥大。

我們李總統的「太平之旅」,陳總統的「鴻祥之旅」、「睦誼之
旅」,都去了中南美洲及非洲,並在這些友邦的國會發表演說,包括薩爾
瓦多共和國在內。這些國家的國會都以最隆重的儀式接待我們的兩位總
統,當我們的總統在台上發表演講時,每一個國會議堂都是滿座,每一位
議員都非常專注的聆聽演講,沒有任何議員遲到、早退、交談,更不用說
打大哥大了。

再看英美等國家,他們的國會殿堂都有悠久的傳統,根本就不准議員
帶大哥大進入議場內。文明境界差得遠!

注意關機 基本禮貌

今年春節時,我父親因心肌梗塞不幸逝世,依家母願望,先在殯儀館
辦了一個簡單的基督教儀式。牧師在講道時,竟然有手機響了,雖然馬上
關機,但傷害已造成。

第二天家父的追思禮拜開始前,我請牧師先上台要求來賓關機。一個
文明的社會,在這種場合難道還要喪家出面提出這種要求嗎?即使如此,
在禮拜進行中仍然聽見了手機響。

大哥大的普及為我們帶來了方便,提高了生活水準,但並沒有使我們
的社會更文明,反而凸顯了我們的自私及對周邊人事的冷漠。每一個文明
社會都有一套日常生活的準則,在西方社會俗稱Common sense(常理),
應用到使用大哥大,即是能夠知道通話的禮貌及何時該關機為宜。是的,
我們是一個政治自由、經濟發達的先進國家,但在生活教育方面尚待改
進。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當年所提倡的「心靈改革」,就是希望締造一個關
懷他人、讓精神與物質文明能均衡發展的祥和社會。可是單從台灣手機濫
用的情況看來,我們離那個境界還差得很遠。

我常被問到:什麼是大哥大的使用禮貌?其實很簡單,就像為人處事
的基本道理一樣,在方便自己時,不要忽略了身邊他人的權益—請注意關
機。

請非常「用力」的轉寄出去!

認識的寄,不認識的也想辦法寄,讓我們的「政府官員」、民意代表…..

知道他們有多麼的野蠻、沒有水準。

也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做到關機的禮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